快捷搜索:

毛泽东亲自部署解放海南岛,“用木船打败军舰

1949年10月17日,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解放广州后的第三天,毛泽东即致电林彪:“……使十五兵团易于攻取海南岛,祛除残敌,平定全粤。”

当时,从广东溃败下来的国夷易近党军残部已逃到海南岛,连同岛上原有部队,共计10余万人,经从新整编,并寄托岛上50余艘舰艇、40余架飞机,在国夷易近党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字伯陵)的批示下,组成所谓海陆空立体防御体系——“伯陵防线”,妄图阻拦人夷易近解放军渡海登岸。此时,第四野战军正在广西境内作战。

12月初,跟着广西战役的基础停止,四野前委开始动手进行攻打海南岛的筹备事情。鉴于四野第十五兵团所属的第四十八军尚在赣南,第四十四军还要卫戍广州及消除广东省残匪,只有四十三军可用于海南岛作战。于是,林彪电告正在访苏的毛泽东,拟增派第十二兵团的第四十军参加海南岛战役。同时抉择,派李作鹏的四十三军与韩先楚的四十军一道,并配属加农炮兵第二十八团、高射炮兵第一团和工兵一部,共计10万余人,组成“渡海兵团”,由中共华南分局(布告叶剑英)统一引导,由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洪学智组织批示,“采取小部队偷渡”的法子,渡海作战。

12月16日,毛泽东看到四野发来的解放全广西的捷报和林彪的来电后,于18日电复林彪:批准四野支配,同时强调:“渡海作战,完全与以前我军所有作战的履历不相同,即必须留意潮水与风向,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四五万人)的整个兵力,携带三天以上粮食,于敌前登岸,建立牢固滩头阵地,随即独力攻进,而不要寄托后援。”并提醒四野和渡海兵团,“向粟裕查询造访渡海作战的整个履历”,留意钻研三野十兵团金门掉利的教训,以免重蹈金门覆辙。

收到毛泽东的电报后,林彪刻期致电邓华、赖传珠、洪学智等,下达了“筹备趁北风季候攻取琼崖”的预备令。

受领筹备攻取海南岛的义务后,邓华、赖传珠、洪学智颠末慎重斟酌,于12月27日致电四野和毛泽东。电报指出:“一次运一个军的兵力登岸是伟大年夜的组织事情,必要相称长的光阴进行查询造访钻研,筹备物资,网络船只,进行实习等等。以季候论,在旧历年前动作为有利;以筹备事情论,恐光阴来不及。”同时表示,将尽统统努力图取在旧历年(1950年2月17日)前动作,并盼望“派一部空军直接共同”。

12月31日,毛泽东在斯大年夜林别墅批示部致电林彪:邓、赖、洪27日电已悉,批准“在旧历年前攻取海南”。同时唆使:“邓、赖、洪应速到雷州半岛火线,亲身批示统统筹备事情,并且不要盼望空军赞助。”

然而,因筹备光阴紧迫且无法指望空军声援,渡海兵团的登岸筹备事情碰到很大年夜艰苦。在收到毛泽东电报后,洪学智专程从广州来到武汉,当面向四野首长陈诉请示渡海登岸的筹备环境。

洪学智直言不讳说:“我们原计划春节前渡海,现在看来对艰苦预计不够。海南岛有十几万敌军,主席唆使一次渡以前一个军,按每条船30人算,必要1000多条船。我们现在只搞到四五百条,远远不敷,是以哀求推迟渡海光阴。”

林彪皱起眉头:“我们只有木帆船,必须寄托冬季北风做动力。春节后风向转变,渡海会更艰苦。”

“邓华和赖传珠同道派我来,便是要把这些艰苦向首长当面讲清楚。”洪学智说,“我们盘算将大年夜部分木帆船装上机械做动力,以机帆船渡海,这样就能不受气象影响。”

“这是好法子,就此解决!”林彪表示附和。

洪学智笑道:“我此次便是向林总要钱来的,改装机械必要大年夜笔经费,兵团和华南分局都办理不了。”

听了这话,林彪回身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邓子恢。邓子恢一筹莫展,说:“我们也没钱啊。新解放区千疮百孔,到处必要钱补窟窿。”

“这样吧,你直接去北京向军委陈诉请示。”林彪对洪学智说,“一是阐明推迟渡海的缘故原由,二是请中央赞助办理经费。”

洪学智来到北京。

朱德总司令和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听完洪学智的陈诉请示后,急速将环境申报给毛泽东。

1950年1月10日,毛泽东从莫斯科给中央和四野回电:“既然在旧历年前筹备事情来不及,则不要勉强,请令邓、赖、洪不寄托北风,而寄托改装机械的船这个偏向去筹备,由华南分局与广东军区用大年夜力于几个月内装配几百个大年夜海船的机械(此事是否可能,请扣问华南分局电告),争取于春夏两季内办理海南岛问题。”

在毛泽东看来,要取得海南岛战役的胜利,不仅要罗致金门之战的教训,也要看到攻取海南的有利前提,为了使部队树立信心,电文继承指出:“海南岛与金门岛不合的地方,一是有冯白驹的共同,二是对头战争力较差。只要能一次运两万人登岸,又有军级批示机构伴同登岸,就能建立容身点,以待后继部队的续进。”同时唆使渡海兵团“与冯白驹建立直接电台联系”,并令冯白驹受邓、赖、洪批示……

“南下打头阵,全国胜利压后阵,都是命啊!”

“九逝世平生,这回可要革命到(海)底了!”

解放海南岛艰苦重重。我涉海军队不仅面临航渡间隔远,水流急的艰苦,且登岸点均在我军炮兵射程之外,我方无法对涉海军队进行火力维护;而国夷易近党军的艨艟则能驶至中流,对我涉海军队实施轰炸拦截。同时,岛上国夷易近党军有40余架作战飞机,可随时从空中直接声援守岛的国夷易近党军。而我空军部队刚刚组建不久,短期内难以投入实战,是以四野渡海兵团必须在完全没有空军维护的环境下,以木帆船为渡海对象,以陆军零丁向敌陆海空三军立体防御提议进攻。

在这种好不轻易的前提下,四野首长和渡海兵团批示部积极贯彻毛泽东的唆使,久有存心,卖力进行渡海登岸的各项筹备事情……

首先,在确定了以机帆船为主要渡海对象后,林彪即派四野后勤部长陈沂携巨款南下广州,征集船只,购买机械。但当时广东一带因遭受国夷易近党退踞台湾前的猖狂打劫,较大年夜一些、能应用的机械已被劫掠一空。于是,陈沂抉择去喷鼻港、澳门,在那里使用一些社会关系,会同有关部门购买一些登岸艇。然而,陈沂的行踪很快被国夷易近党特务发明,他们会同港英当局和美国情报机关,联合节制港澳地区可能有机械或船只的厂商,使陈沂无法买到所需物资,着末仅买回一些罗盘针、防晕船药和救生圈等。

与此同时,我渡海兵团倒是派人网络到了100余部旧机械,并送往黄埔造船厂,以备改装机帆船。但征集到的这些机械,不是因过于老化不能应用,便是因马力太小带不动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改装了几十艘机帆船。而这些,对付渡海登岸作战来说远远不敷。

物资筹备的义务固然艰难,思惟筹备的义务也不轻松。尤其是在没有进行深入的思惟动员和政治教导的环境下,练兵活动便已开始,乃至部队中一度思惟纷乱。从东北一起杀来的“东北虎”,大年夜多半人没有见过大年夜海,他们在陆上横扫大年夜半其中国从不惧怕,但面对澎湃彭湃的大年夜海,心里却有些发毛。

办理思惟问题,除了进行需要的政治教导外,最有效的法子便是让战士们懂得大年夜海、认识大年夜海,使他们由畏怯大年夜海到热爱大年夜海、拥抱大年夜海,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

于是,一场规模空前的海上大年夜练兵,伴跟着广泛的思惟动员开始了。

练兵活动中发生的两件事,对取得海南岛战役的胜利孕育发生了至关紧张的影响:

第一件:在一次夜练中,四十三军某部8名战士扬帆出海,与一艘国夷易近党艨艟蒙受。在副排长鲁湘云批示下,战士们勇敢机灵,平静应战,并使用近间隔时敌舰的火力逝世角和我军“船小好掉落头”的上风,用手榴弹和机关炮,打退了敌舰,创造了“木船打败艨艟”的事业!

另一件:1月下旬,四十军某部官兵截获了一艘形迹可疑的渔船,并从船上自称贩子的须眉身上搜出一把左轮手枪。经由堂,“贩子”终于亮明身份,原本他是琼崖纵队参谋长符振中,是受纵队司令员冯白驹的委派,偷渡过海与主力部队取得联系来的。

前一件事极大年夜增强了战士们以木船渡海登岸取胜的信心;而后一件事则使邓华等熟识到:既然符振中能够偷渡过来,我们也必定有法子偷渡以前。这在购买大年夜批灵便船无望的形势下,对渡海兵团确立新的渡海作战方针,孕育发生了紧张启示。

1950年2月1日,叶剑英和邓华主持召开广州作战会议。会议根据符振中供给的情报和部队当前的筹备环境,钻研拟订渡海登岸的可行规划。

参加会议的叶剑英、邓华、赖传珠、洪学智、肖茂发、韩先楚、李作鹏、张池明、符振中等,颠末继续几天反复钻研,确定了新的作战方针,即:仍以先前设想的以木帆船为主要渡海对象,在无空军声援、共同的环境下,采取“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着末登岸相结合”的措施,一举解放海南岛。同时,拟以四十三军筹备一个团先行偷渡过海,四十军若筹备来得及也以一个团寻机偷渡。

2月9日,邓华、赖传珠等将新的作战计划,电报四野和毛泽东。

在苏联造访的毛泽东看到邓华和林彪的来电后,异常痛快,并对伴同访苏的师哲说:“四野找到了办理海南岛的法子,不要空军参战,他们筹备用木帆船分批渡海。”

12日,毛泽东致电林彪并转邓华:“批准四十三军以一个团先行渡海,其他部队陆续分批渡海。此种法子如有效,即可能提早解放海南岛。”

颠末首要筹备,到3月尾,我渡海兵团便征集船只2600余艘,舟子1.4万余人,动员夷易近工97万人,筹粮3750万斤,筹款100万银元,动员牛车4.5万余辆,为部队输送、贮备了大年夜批足够的粮食及武器弹药。同时,他们继承将缴获到的卡车的发念头拆下来,设置设备摆设到木船上,改造成“土舰队”,作为“批示舰”、“通讯舰”和“护卫舰”,为海南岛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物质根基。

第一次偷渡,我军便易如反掌冲破了

对头陆海空“三位一体”的“伯陵防线”。

三只木船打败了三艘艨艟

在征得林彪和毛泽东的批准后,颠末一个月的首要筹备,“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着末登岸相结合”的作战方针便开始进入实施阶段。

此时,因为岛上的薛岳部队正加紧“围剿”我琼崖纵队,冯白驹曾多次要求派部队偷渡声援。为加强我海南岛的内应气力,破裂摧毁对头的“围剿”阴谋,同时为大年夜举登岸做筹备,1950年3月5日傍晚时分,跟着邓华的一声号令,我四十军逐一八师三五二团一个加强营的800名勇士直扑海南岛。

3月6日下昼1时30分,加强营登上海南岛,随后在琼崖纵队的接应下向五指山挺进!

3月10日下昼,第四十三军一二八师三八三团一个加强营,共1070人,终于等来了渴望已久的东北风。并于12日破晓登上海南岛,同前来接应的琼崖纵队自力团会师。

首批两个加强营的偷渡成功,加强了岛上我方气力,并为主力部队着末登岸积累了履历,创造了前提。为进一步摸清“伯陵防线”的虚实,为大年夜举跨海登岸做筹备,邓华等抉择进行一次强渡。

3月26日黄昏,琼州海峡再次刮起强劲的东北风,一声令下,早已做好筹备的四十军一个加强团的2991人,分乘72条木帆船和9条机帆船,在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率领下,从雷州半岛灯楼角起渡,乘风破浪,直驶彼岸。

3月31日22时30分,由四十三军一二七师一个加强团共3733人,分乘88条木帆船,以左、中、右三路纵队,在师长王东保的率领下,向海峡彼岸驶去。船过琼州海峡中线后,与敌一艘巡逻舰和两艘炮艇蒙受。为维护主力部队继承航行,我三条小木船冒着敌舰的炮火勇敢地逼上去,在距敌舰200米时才一齐开仗。火箭炮和六○炮连连射中目标,机关枪、冲锋枪打得敌舰火光飞溅,着末连手榴弹也扔了上去。那艘大年夜舰见势不妙拖着浓烟逃走了,两艘炮艇也急忙掉落头远遁。我军创造了天下海军史上“用木船打败艨艟”的事业!

战后,当邓华等渡海兵团首长听到“三只木船打败三艘艨艟”的消息后,感叹不已,并向四野和毛泽东申报了他们的古迹。

毛泽东阅后指挥:

这是人夷易近海军的首次大胆战绩,应予进修和表扬!

此时,我军登上海南岛的兵力已近一个师,加上琼崖纵队,接应登岸的气力已大年夜大年夜加强。同时,兵团主力部队的登岸筹备事情也基础筹备就绪,且已从几支偷渡部队中取得了必然的渡海作战履历。别的,谷雨前后仍有偏北风可资使用,是以大年夜规模渡海登岸的前提已经具备。这时,我渡海兵团战士的畏海情绪,也早已跟着练兵活动的开展一扫而光。此时,战士们求战情绪飞腾,斗志茂盛,合适于一鼓作气渡海作战,彻底解放海南岛。

在此之前,“旋风将军”韩先楚等人曾与邓华发生猛烈“争执”,在韩先楚、李作鹏看来,今朝岛上对头已经竣事“剿灭”琼崖纵队,开始重点加强海边布防,对头有了几回教训,今后弗成能再随意马虎让我军小规模偷渡成功。韩先楚说,我们现在偷渡以前的船去多回少,假如继承这样“慢慢添油”,就会使主力部队的着末登岸因船只不够而难以形成重拳。

颠末几天卖力斟酌,渡海兵团批示部于4月10日下定决心,确定4月16日19时启航,大年夜举强攻海南岛。这一日期,是颠末多次核对景象资料,并造访沿海渔夷易近,经反复查询造访钻研后确定的。

4月16日18时30分,跟着“启航”令下,我东、西两线部队分乘千百条渡船顺风而下,直指海南岛。

此次强渡分两个梯队。第一梯队共2.5万人,由韩先楚率军批示四十军主力和四十三军一部先行渡海;第二梯队约2万人,由邓华率兵团批示部随四十三军主力继后。

4月17日6时,颠末彻夜激战,韩先楚率领的第一梯队整个登上海南岛的预定地段,强攻成功!

18日早晨,四十军主力近2万人,在韩先楚的率领下向东疾进。越日,在美台地区歼敌1个团,并攻克加来。接着,继承向澄迈、海口偏向提高。

不久,第二梯队也登岸成功,在与接应部队会集后,继续挫败了对头的多次鞭挞,并袭占福山。

至此,海南岛西北沿岸的各要点已整个被我军节制,“伯陵防线”不复存在。

23日,第四十军逐一八师率先解放海口市。5月1日,海南岛西岸的八所港(今东方市)被我霸占。至此,海南全境得到解放!

滥觞:党史博览

责任编辑:黄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